曾有你的天气

【福华福无差】养儿指南(四)

南川:

 约翰一步一步走上去,他悄悄推开门,发现夏洛克还保持着思考的姿势蹲在那,只不过位置从椅子上转移到了长沙发上。夏洛克像是没看见他一样,无声无息地坐在黑暗中。
 “怎么回事,夏洛克,”约翰走进去脱下外套,“你怎么不开灯?”
 他借着窗外投射到夏洛克脖颈处的一小片灯光看到他的喉结动了一下,但他没有说话。
 “赫德森太太呢?”约翰早就习惯了他这样,只能试探着明知故问了一句,“我没看见她。”
 “我猜她出门了,她化了妆,换了件新衣服,明显是赶着要出去约会。”这次他回答了。
 约翰突然没话说了。
 “她怎么样?”夏洛克突兀地问道。
 “她?”约翰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在说谁。他眨了眨眼睛,想了想,斟酌着说道,“哦,艾米。我觉得还好,没有你说的情绪不稳定。我送她到车站,她跟我说了谢谢,就这样。”
 “挺好。”他回了一句。
 夏洛克似乎没了再跟他交流的打算。
 约翰在黑暗中站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缓缓迈开步子,移到了他面前。
 “所以......”约翰清了清嗓子,他的声音在一片黑暗中显得格外清晰,“你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
 “那位女士,艾米,你从她说的红墨水笔知道了她的丈夫是教师,从她的打扮看出他们的生活不宽裕……”约翰说到这儿停顿了一下,“但是,你是怎么知道她的性格的?你和她相处了不到一个小时,就知道她焦虑、敏感......有时候我真觉得你会读心。”
 夏洛克动了一下,他把笔尖埋到了指尖相抵的两个手掌之间。他的声音闷闷地从里面传出来:“在我跟她说话的时候她拿手指甲划了二十六次手提包,摸了七次头发,她的表情,看上去泰然自若,不过假装的痕迹太重了,眨眼的次数太频繁。她有驼背的习惯,但坐在椅子上时却一直挺着。她的眼睛一直都不知道该看那儿,其他地方一有什么小的动静就会立刻望过去。她很不适应陌生的环境,更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还有她的妆,化得不是很熟练,口红是西瓜色的,但她用到嘴唇的颜色却很浅。我看到她的手背上有口红的痕迹,这说明她在用完后可能觉得太过鲜艳,匆忙中用手擦掉了一部分。因为她对自己的容貌没有自信,过于害怕别人的目光。还有一点,她克服了心理障碍主动来找我,但当我问她的名字的时候,她没有告诉我全名——防备心强,不信任他人。自卑、敏感、焦虑——所有的迹象都表明了这一点。”
 他停下来了。
 “......但是我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夏洛克放慢了语速,他闭上眼睛,声音像是沉到大海里的石子,“肯定有一些事被我忽略了,一些我看到了,但却没注意到的事。”
 “在我看来你注意到的已经一应俱全了。”约翰耸耸肩,有些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就说吧,约翰。”
 “嗯......还有......”约翰看着他的黑色卷发,犹豫着说道,“我跟她分别的时候,她说,她挺羡慕你。”
 “是吗?为什么?”夏洛克的声音听起来虚无缥缈,虽然是问句,但听不出一丝好奇的意味。
 “'不是每个人都有一个能理解他的人',她是这么说的。”
 夏洛克似乎是抖了一下,又好像没有。这句话好似终于把他从自己的世界里惊醒了。他抬起眼,刚好对上约翰的目光。
 约翰有点慌。那灯光照得很不到位,夏洛克的三分之二张脸都隐没在黑暗中,唯一清晰的是他的左眼及周围的那一片皮肤。约翰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的眼睛,他看到他在白色的光下像是一颗半透明的浅绿色宝石般的瞳孔,他看到他细长的、看上去有些发白、带着点毛绒质感的眼睫毛,他看到他微微蹙起的、蒙着一层朦胧的棕色的眉。但他看不清他的表情,他不知道此时的他心里在想什么。
 我不该说这句话的。他想,他现在有些后悔了。
 然后他听到了一声哭声。
 “噢!”约翰发出又是庆幸又是抱怨的一声叹息,想尽量表现得自然一些,“上帝啊,一定是罗莎醒了。”
 “我要去哄她了。”约翰丢下一句,三步两步走到了门口。直到他把手搭在门把上时才注意到夏洛克一点反应都没有。“夏洛克,”他扭头道,“你得跟我一起。”
 夏洛克给了他一个“你认真的?”的眼神。
 约翰冲他点了点头。
 “......好吧。”夏洛克深吸一口气,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不得不说,”约翰很绅士地替他打开门,微笑着站到了一边,“你哄小孩子挺有一套。”
 夏洛克在门前停住,他侧过眼上下看了看约翰。“我该说什么?”他嘴边有一抹抑制不住的笑意,“......谢谢夸奖?”
 约翰哈哈一笑。
 两人快步走到罗莎新收拾出来的婴儿房。罗莎躺在摇篮里,小小的手扯着被子断断续续地哭着。“罗莎宝贝,”约翰赶忙过去,一边发出一些意义不明的音节,一边轻手轻脚地将她抱了起来,“我的女孩,爸爸来了。”
 “她饿了吗?”夏洛克在一旁观察着。
 “应该不是,”约翰有节奏地拍打着她,小声说,“我让赫德森太太喂过她了。罗莎的睡眠一直很浅,大概是刚才有汽车什么的从楼下经过把她吵醒了。”
 “嗯,我应该注意到的。”夏洛克沉吟了一会儿,曲起手臂,右手食指的指节在嘴唇上摩擦了几下。然后他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大步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喂!”约翰在后面压着声音喊,“你这是临阵脱逃!”
 夏洛克在他的话落音之前就消失了。
 算了,管他的。约翰愤愤地想。
 罗莎已经不哭了,但她还是瞪大了眼睛有些惊魂未定地看着周围。约翰一边安抚她一边绝望地想:看来他今晚别想睡觉了。
 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你这是干嘛?”约翰惊讶地看着他。夏洛克推门进来,手里拿着的正是他的小提琴。
 夏洛克走过去,把房间里窗户关小了一些。“音乐。”他把小提琴架到肩膀上,拨了几下弦,“音乐有助于睡眠。”
 约翰立刻心领神会。“来吧,宝贝。”他把罗莎放回摇篮里,弯下腰在她脸上落下一吻。然后他轻轻握着她的手坐到一旁。
 夏洛克的琴声在约翰看向他的时候响了起来。他站在窗户前面,月光斜斜地照进屋子,在他身上落下一道明暗交界线。他的左手扣在小提琴的末端,在被光所顾及的地方,他的指节泛着一层莹白。光把他的脸分割成了两面,他挺直的鼻子像是一个倒过来的陡崖,一面是苍白的颜色,一面是隐隐约约的昏暗的色彩。他额前卷曲的黑发此刻顺从地贴着皮肤,在那上面留下了几道细长的黑影。
 他的手臂弯成一个优美的弧度,上下起落着带出一段段悠扬的旋律。约翰觉得这曲子有些耳熟,但他确定他没听夏洛克拉过,这种静谧的、温柔的、绵长的旋律。这让他莫名地想起了黑夜中的星空,让他想起自己曾经在哪个地方抬起头从巷子两侧楼房的遮挡中看到的那一片无限延伸的、宛若一条黑色而又带点深蓝的丝绸带子般的天空,上面点缀着细小的闪光的星辰,在他匆匆一瞥间动人地闪烁;他想起天边的破晓,早晨温和的阳光从云层中透出来,他站在山头,脚下一片绿草如茵;他还想起烛光,那种昏黄而温暖的感觉,他身边围绕着人群,他能看到他们的笑容,火苗在那儿静静地燃烧,地上映着谁的影子。
 他难得有这种认认真真注视着夏洛克的时候。他们呆在一起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为了案子东奔西跑,或者他看着夏洛克因为无聊上蹿下跳。约翰现在把注意力集中在夏洛克身上,然后他发现他并没有完全闭上眼睛,他在看罗莎,眼皮低垂,睫毛微微颤动。
 约翰觉得夏洛克一定没有在他自己拉琴的时候仔细看过自己在镜子里或者玻璃上的倒影。如果他看到了,那他一定会被吓一跳。因为当他沉浸在小提琴中时,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深情。
 这个词用来形容夏洛克·福尔摩斯或许有些太不可置信了。但这是真的。约翰偶尔会听他拉起那首充斥着忧伤和旖旎的曲子,那首为艾琳·艾德勒而写的曲子,这时候就算他面无表情,约翰也能看出来,他是在想她,他在怀念她曾经带给他的奇异的经历。他在圣诞节拉起“圣诞节快乐”时,五颜六色的小彩灯映在他脸上,就算夏洛克在拿起琴之前表现的不情不愿,他还是掩盖不了琴声里透出的欢愉。
 约翰记得他高中时的音乐老师说过,一个真正有感情的人才能演奏出好的音乐。他一直没有理解这句话,直到他认识了夏洛克。他才知道,这是真的。
 而现在,夏洛克看着罗莎,他沐浴在清冷的月光下,他的眼睛像是冰层下碧绿的清澈的湖水,冰面上在冒着寒气,但下面的水却在荡漾起层层波澜。
 有那么多的人,那么多认为夏洛克冷血无情、认为他只懂得像机器一样运作的人,他们一定从未认真看过他的眼睛。

 “约翰,约翰!”
 约翰被一阵刻意压低的呼唤声叫醒了。他从黑暗中被人拖拽出来,他的身体几乎因为应激的本能要弹起来了。
 约翰睡眼惺忪地把眼睛撑开一条缝。哦,天哪。他看到了夏洛克近在咫尺的脸,他正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呃......我睡着了?”约翰迷迷糊糊地四处看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已经陷到了沙发里,头靠在沙发背上,屁股却已经滑到了坐垫外面。
 “你不用把事实用问句重复一遍,这很蠢。”夏洛克站直身子,利落地甩了甩琴弓,做出一个不可理解的表情,“开玩笑吗?你比罗莎还早睡着。”
 约翰假装没听见。他扭头看了看罗莎。她正闭着眼睛安静地睡着,睡颜安静而恬美,让人一点也想像不出她闹起来的时候那个小恶魔的样子。
 “时候不早了,下楼睡觉吧,把脚步放轻点儿。”约翰对夏洛克说了一声。
 他们两个一前一后走了出去,约翰轻手轻脚地关上了房门。夏洛克走在他前面,他还穿着那身西装,下垂的右手提着小提琴,在楼梯上留下一个修长的影子。
 “刚才那首是什么曲子?听着有点熟悉。”
 “《D大调的卡农》,很多人都听过,但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它的名字,挺奇怪。”夏洛克沉声嘀咕道,“亏了罗莎,我还是第一次连续不断地把这首曲子拉四遍。”
 约翰忍不住笑了起来。
 “夏洛克。”约翰在离地面还有四级台阶时叫住了他。
 夏洛克回过头来。
 “还有一件事,”约翰看着他说道,“还有一件事我想告诉你。”
 “我说了,想说什么就说吧。”夏洛克偏了偏脑袋,冲他小小地扬了下眉毛,从他嘴里吐出来的字像是一个一个砸到地板上似的发出沉闷的响声,“我听着。”
 约翰把吸进去的那口气缓缓吐出来,微微垂下头,抬起眼开口道:“我很开心又回到了这里。”
 夏洛克眨了下眼睛。
 “我很高兴,”约翰继续说道,“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还能重新坐回我的椅子上,这感觉好极了,就像回到了从前一样。”他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个笑容,“不,现在要更好一些,我有了罗莎,和一个更好的你。”
 月光偏移了一个角度,约翰终于看清夏洛克的脸了。他的表情很平静,他总是这样,你永远无法从他的表情看出些什么来。
 但约翰发现了,他看见夏洛克眼中的那层冰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冰下的那片湖水完全显露了出来,它像是在被风吹起了波澜,又不知从哪儿照来一束阳光,顿时波光粼粼。
 说点儿什么。约翰在心里默念。
 然后他看见夏洛克张开了嘴。
 “我也是,约翰。”他飞快地甩下这句话,然后转身迈开长腿溜回了自己的房间。
 

PS: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直在听小提琴曲的原因这篇写的很意识流..
会写《D大调的卡农》是因为最近正在回顾蓝莲花太太的协奏交响和独自沉迷...应该大部分小伙伴都看过
还有你们要鞭策我啊!!不然我感觉很可能开学前写不完啊!!!

评论

热度(81)

  1. 曾有你的天气侦探的蓝围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