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你的天气

魔鬼之足(补遗)

凯夏-Kaysherl:

大概算是摸鱼/练笔(?)
原著《魔鬼之足》的小番外,原梗Granada版《福尔摩斯探案集》JB福把可卡因和注射器埋葬在沙滩上的那段。
————————————

  如我在上一次的探险中推测,夏洛克福尔摩斯的身体状况的确不容乐观。在我们最近一次历时七十多天的艰难斗争中,他每天最少工作十五个小时——他还向我说,实际上有那么一段他夜以继日地忙活了五天。即使他自诩钢铁般的体质,在两个多月的奔波劳累之下,又加上他自己平时就不够注意,健康遭到了严重的损害。他那不以为意的态度激发了我作为医生的责任感,我觉得再不能容忍下去了,明确命令我们的大侦探放下他的所有事务彻底休息。并且我警告他说,长此以往,他可能会失去继续工作的能力。用他最重视的事业作为威胁真是比一万句好言相劝都要管用得多,福尔摩斯终于听从劝告,还作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接受了我带他到康沃尔郡疗养的建议。
        我们的小住所坐落在一处绿草如茵的海角上,从窗口往下望去,可以看见芒茨湾汹涌的碎浪,陆地上连绵起伏的沼泽地,远方天空下耸立的教堂钟楼和它脚下空旷大地上七零八落的村庄。他常常在沼泽地上游荡,独自沉思。每当我出于好心要求伴他同行,他总是不大乐意,于是有天早晨他出门后我也穿上一身苏格兰呢衣服,在距他不到80码处尾行。我跟着福尔摩斯爬下海角,来到沙滩上。他用鞋尖踢着沙子,好像土拨鼠在掘一个沙坑,然后蹲下身,从线织罩衫的衣袋里掏出了他平日装备可卡因的小皮匣子。我紧张得全身颤抖起来,几乎要冲上去制止我预想中他的恼人行径。
        只见他安然地揭开匣盖,取出一支未稀释的可卡因原液,拔掉管塞,径直将其倒进了那个沙坑里。接着他又拿出皮下注射器,用他那苍白纤细,骨节分明的长手指装好针头,习惯性地卷起了他左臂的衬衫袖口。他凝视着自己胳臂上密密麻麻的注射痕迹,陷入沉思。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他跪倒在沙坑面前,双手近乎虔诚地捧着注射器放入了沙坑里,心烦意乱地拨动周围的沙土直至完全掩埋它们。做完这一切,他慢慢地起身,故作轻松地继续踢着沙子往前走去。他路上遇到许多想与他打招呼的村民,但他只是抬了帽子以示友好,一句话也没有说。及到中午时分他兜回我们的住宅,也是失魂落魄地缩在客厅的沙发里,连抽烟的爱好都暂时拋置了。于是他这一勇敢的举动不但没有使我感到快慰,反而替他增添了担忧。
        我们在康沃尔竟也破解了一个惊天奇案,已被收入我们的探案集,回伦敦后我会立即投稿,故在此不作赘述。于我而言,在我与夏洛克福尔摩斯共事的几年中,康沃尔之行确确实实是一段难忘的回忆,此前我对他的内心从来没有像现在了解得如此深刻,能够协助这一位真诚的朋友工作使我格外荣幸。

FIN♡

评论

热度(16)

  1. 曾有你的天气凯夏-Kaysher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