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你的天气

【福华福】Rosie's Sweets 5 (PG)

十万伏特别有本事:


“Rosie是天生的甜点巨匠!”

Hudson太太说的没错,Rosie's Sweets的生意在一位七岁甜点大师的打理下,蒸蒸日上起来。每天开店前,都早有长队从红木门开始排起,沿着整条贝克街接踵排下去,到了街角再甩回来,能拐上好几个弯。当晨风惬意地从小店半开的窗户送来焦糖布丁或是伯爵蛋糕的香味,整条街便因此而车水马龙。

如果生意很火,没有老板不愿意开连锁店铺。没多久,六扇新的、刻有花体“Rosie's Sweets”的红木门就接连在伦敦的条条街道敞开了。

手下拥有七家甜点店,Rosie并没有变得更忙碌,有221B各大相关人员帮忙请来的合作甜点师,她还有时间从店里出来帮Sherlock做几个实验。反倒是那些聘请来打下手的厨师更忙了,他们为制作伦敦最受欢迎的甜品奔波于各个分店。

“Detective、Doctor,”遇到有人请假,Rosie便不得不寻求帮助,“我需要两个涂奶油的手下。”

于是,Rosie's Sweets的总店似乎又不太寻常:从厨房对外开通的窗户看去,褐头发的高个子和金头发的矮个子站在淡奶油、砂糖、打蛋机和盆盆碗碗前面面相觑。

“那么......你来打奶油并装进袋子里,我把它们涂在蛋糕饼底上。”John提议。

Sherlock几秒弄明白如何使用打蛋机,打好一盆奶油,把它们倒进塑料袋的一角,系成一个椎形。装了没几袋,他就不耐烦了:“John你看!一个高功能反社会居然在可笑地打奶油!真是无聊死了,我宁愿接一个三分的案子!”

“为了Rosie,忍一天。”John接过Sherlock做好的锥形奶油,一点一点沿着饼底边缘挤下去,像园艺新手在圆形花圃里播种,小心翼翼地,尽可能保证每一朵花都不偏不倚。

“行行行!为了Rosie!”Sherlock赌气地瘪着嘴,继续手里的工作。忽然,他似乎找到了些乐子。

“John,看!”就在John转头的时候,Sherlock把一点奶油抹在了对方的鼻尖。

John因为突然伸来的手指使劲闭了下眼睛,睁眼时便发现了鼻尖的奶油,小小的一团,圆圆地戳在那里。“Sherlock,好好工作!”他对小孩子做了坏事一样一脸调皮的Sherlock皱起金眉毛,用纸巾抹掉了鼻尖的小白球。在Sherlock转过身重新工作时,他又无奈地摇着头笑了,金眉毛舒展开来。

Sherlock明显没有玩够,他又把奶油抹在了John的耳尖上。“Sherl......”John有点生气,眉毛比上次皱得更紧,但他索性不什么也不说,连奶油也不擦掉,就任它在那里摇摇欲坠,自己则摆出一副“完全不想理你”的样子。

然而,没有擦掉的奶油会令Sherlock得寸进尺。他假装认真系着奶油袋子,眼睛悄悄地一次次瞥向John耳尖。终于,他忍不住凑上前去,张开嘴咬住了John的耳朵。“唔......”Sherlock用舌尖轻扫John的耳廓,舔掉那一点带着John味道的奶油。

“Sherlock!”

John大吼的声音足以让厨房密铺的四面墙壁同时颤栗起来。他实在忍无可忍了,抓起刚涂好的饼底就“啪”地拍向Sherlock。白花花的奶油瞬间糊上了Sherlock整张脸,五官全部掩没在一片又甜又黏之下。还有一些从旁边擦过的奶油,形状不规则地以极快的速度飞了出去。

Sherlock一激灵,没有想到John会有这么大反应。不过,一场奶油大战总比重复操作机器、做锥形袋子有趣的多。他用长睫毛小心地托起奶油,使它们不至于进到眼睛里,手里抄起一个奶油袋子,对准John就使劲挤下去。Sherlock似乎找到了小时候玩水枪的感觉,在他曾最无忧无虑的一段时光里,把别人滋得浑身湿漉漉,那是一件相当刺激的事情。奶油水柱从塑料袋里喷出,浇了John一头泡泡浴。

“你这是找打!”John似乎忘记了工作,投入这场游戏中,一头撞Sherlock肚子上,把对方撞个人仰马翻,同时衣服上粘了一大块圆形奶油渍。Sherlock则知道自己得逞了,让John已经全然置身“战场”。他捡起一块涂好的饼底,迅速蹬地爬起来,抓着它枕头大战一样不停往John身上砸,也拍出一块块白色的圆斑点,不知哪里来的不服输精神,一定要让对方粘上比自己多的奶油。

“哈哈哈,你现在整个人都白了!啊......”Sherlock满脸的奶油由于咧嘴大笑张开一个洞。突然他高举的双臂被箍住,紧接着身上受到一股压力,整个人被按在身后厨房的墙上。战斗中的军医力量惊人,他把Sherlock固定在墙上,就像图钉把公告钉在宣传栏里。

“John?”Sherlock试探着叫了John的名字,忽然眼窝一阵湿润。是John踮起脚把舌头送上来,舌尖在他的双眼上做圆周运动,引得他眼皮微微颤抖。

接着湿润感顺着鼻梁滑到了鼻尖,Sherlock感觉John的舌头在左右摆动。舔舐着自己的鼻翼,在鼻孔周围灵敏地画着小小的圆圈,一平方毫米残余的奶油,或者说皮肤也不放过。

沿人中而下,舌尖便抵在了Sherlock的唇瓣上。那个柔软的感觉一遍一遍袭过嘴唇,反复品尝着上面的香甜,痒痒的,描摹出他的唇形,一颗诱人的心。“唔......”Sherlock急促地呼吸着,热乎乎的气体从鼻子扑出来,睫毛不住地颤动。极速思考的大脑向来让他引以为傲,但这时那上面深深地显示聪颖的沟壑都被填满了腻乎乎的奶油,整个大脑便机器被浇了水一般,全面短路,零件与齿轮都卡在一起,用金属相摩擦的尖涩声音宣布报废,没有一处还能运转。John突如其来的亲热使一向镇定的侦探不知所措,皮肤上的通红都快透过奶油胀出来了。

“唔......John!”Sherlock叫了一声,John也适时收回了舌头。他松开Sherlock的手臂,叉着腰满意地端详一番眼前的长脸,忽然爆发出与军人形象或是中年男人完全不符的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Sherlock!瞧瞧你的样子!”

Sherlock疑惑地挤挤眉毛,掏出手机用黑屏照照自己的脸。反光的屏幕上,一张除了眼睛、鼻子和嘴,其他地方都糊满奶油的长脸赫然通过它成了个像,被John舔掉奶油的地方使他像敷了一张面膜,滑稽程度堪比专职搞笑的小丑。一时间Sherlock自己也笑出声,奶油因为下面的褶子被挤出一个个小鼓包。

Sherlock趁John还笑得不能自己,赶紧扑过去反击,把对方压在地上。“你很有想法嘛,现在我来完成我的!”他一手按住John的脸,一手抓起锥形奶油开始作画。两条白颜色覆盖住了John的金眉毛,痒得John又一阵发笑。又一条白颜色挤在了鼻子与嘴之间,还反复涂抹了几笔。Sherlock端详着身下挣扎的小个子,想了想,骑在了John的上半身,双手在对方还顶着奶油的头发上搓来搓去,一小撮一小撮揪起来。完成了作品,Sherlock得意地向John掏出手机。接着John便在对方的屏幕里看到一个老态龙钟的自己:白色的眉毛白色的胡子,搭上乱糟糟的白头发,好一个可笑的小老头儿!

二人互相对视几秒,坐在一片狼藉中又是倒地大笑。忽然,厨房的门“吱扭”地开了,翻出一小块菱格壁纸,两条金色的麻花辫伸了进来。

“Doctor,Detective,工作怎......啊你们都干了些什么!”

坐在地上,敷面膜的侦探和小老头军医正尴尬地冲自己笑;地上、墙上、工作台上,到处是粘糊糊的白色,到处是打翻的饼底和奶油袋子!Rosie向来被水环绕的眼睛也燃烧起来,火光从拧紧的金眉毛下迸射而出:“你们,给我收拾好!”天那,这么大的人居然还在玩奶油大战,连我都不玩了!还把我的厨房弄成这个样子,啊,再也、再也、再也不叫他们帮忙了!

“呃呵呵,我现在就收拾!”在Rosie火山喷发的目光中,John赶紧起身寻找清洁工具。

“遵命!”Sherlock也站起来,冲Rosie眨眨眼,用手指抹掉了John的白胡子,放在自己嘴里吮了吮。

评论

热度(15)

  1. 曾有你的天气十万伏特别有本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