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你的天气

替嫁新娘(44)

网上闲人:

此后的几个时辰,西路军就是在不断地被红箭惊醒、然后又解除警戒中度过的,全军将士,包括阿布罗迪都被折腾地苦不堪言。虽说长期征战沙场的他们早已习惯了不稳定的睡眠,但象这样被人耍弄着玩却还是第一次,因此所带来的精神疲惫就远不是肉体疲惫那么容易恢复了,几乎每一个人都恨不能立刻天亮,好痛痛快快地与刁钻的敌人打上一仗。 

却不料,好不容易盼来天明,这场不合时宜的阴雨又把他们强自压下的肉体疲惫也引发了出来,这怎不让身为统帅的阿布罗迪怒火冲天,他觉得己方根本是还未上阵就先输了一筹。 

“哼!就算我先让你一着吧,接下来可就没你得逞的时候了!”

相较于敌方的忧苦,叛军的将士们倒是十足十地睡了个好觉。 

按照米罗的计划,罗伊德将骑兵以一百人为一组,轮流上阵实施搔扰,完成任务的立刻回来休息,下一队又开始整队待发。这样的轮换充分保证了骑兵的睡眠,而敌军因顾及陷阱而未来反搔扰又让步兵们根本无需从梦乡惊醒。因此,在新的一天来临时,大家都精神焕发,情绪高涨。 

此刻,面对于前方两倍于己方的敌军,如神祗一样屹立于阵前的米罗以浑厚的嗓音大声问道:“你们害怕吗?” 

“不怕!”九千多人齐声吼道。 

这如响雷一样的吼声让全军都有点昏沉的西路军将士吓了一跳,纷纷抬高了沉重的眼皮,而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他们瞪圆了眼珠。 

只见敌方的黑甲统帅单枪匹马,如旋风一般向他们直冲过来。因事情的发生完全超出所有人的想象,所以西路军的将士都只是睁着惊奇的眼睛看着,看着他在离己方二十米的地方停住,右手挥动着马鞭直指己方的统帅阿布罗迪,“你不是我的对手!” 

轻蔑的语气,狂妄之极的言辞几乎要把人气炸,已有弓箭手弯弓搭箭准备把侮辱他们敬若神明的统帅的黑甲骑士射成个刺猬,但还没等他们放开弓弦,对方已如闪电般地纵马飞驰而去,奔向欢呼雷动的叛军阵地。

“真是够胆色!”阿布罗迪怒极反笑,“让我看看你的九千人怎么打败我的两万人!不要让我失望啊!小子!” 

他扭转马头面对众将士,“看见没有,别人可没把我们放在眼里。昨天人家以一万打败两万铁甲军,今天更是要以九千打败我们两万四。小子们,你们有脸输吗?” 

最后的话语以很柔很轻的口气说出,但却象一根染着毒液的针一样刺在每个人的心上,两万四千人的眼中立刻迸发出了熊熊的怒火,原本因困乏而有些弯曲的腰板也挺得笔直,“没脸输!大人!” 

“很好!”阿布罗迪微点了一下头,“这样才是我阿布罗迪带出来的兵!” 

他侧身指向对面的敌人,“现在前方是令我们的友军血流成河的敌人!他们令我们的将士无法回到他们家人的怀抱!我们能饶恕他们吗?” 

“不能!” 

“很好!”阿布罗迪轻轻笑了笑,艳丽的笑姿如春花绽放。然而他接下来的话语,却令人怎么也无法相信,竟是出自他这样容貌娇美的丽人之口。 

“背逆王国的该杀,屠杀我将士的该杀。所以,我要你们杀光他们,一个不留全杀光!” 

以阴森的口气说出这样恐怖话语的阿布罗迪,此刻仿佛已化身为地狱的复仇使者,连身旁的士兵都感受到了统帅身上浓浓的杀气,而这杀气也象火引一样引燃了每一个西路军将士体内的杀气,他们怒吼着,“杀光他们!”

“统御之术运用得如此娴熟!果然是不可小视的对手!”在叛军阵前遥望着这一切的米罗颔首感叹道。 

他扬起唇角,微微一笑,第一步已经完成,那么接下来的第二步也该开始了! 

他轻抬起手臂一摆,身旁的传令兵立刻挥舞着手中的令旗,大吼道:“全军整队!” 

伴随着鼓点,背后的九千将士以整齐划一的步伐开始了排阵。 

米罗并不回头,只是微笑着、默默地凝望着天际乌云后透出的阳光。 

生命转瞬即逝,吾辈皆逃不脱死神的召唤…… 

加隆,希望我能活到与你对阵的那一刻!


评论

热度(51)

  1. 曾有你的天气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Deliris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3. 哥斯拉特斯拉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4. zhengmomo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5. 江川靖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6. 李凯馨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7. 青冥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