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你的天气

替嫁新娘(31)

网上闲人:

美丽的事物总是转瞬即逝,又或者转瞬间即逝的事物都是美丽的…… 

米罗望着车窗外的薰衣草田,脑海中不由自主闪过这样的念头。一个多星期前,还是一片紫色海洋的薰衣草田因佃农们辛勤的收割,现在只剩下一地参差不齐的草杆。 

美丽的事物正因为存在的短暂,所以让人特别地珍惜,但如果是长久的存在,恐怕反而会被人厌倦吧?米罗在心底暗叹道。 

感觉到握住他手的掌心的温度,米罗回转过头来,凝望着若有所思的加隆微微一笑,“给我说说那个沙加·德·阿朗公爵吧,我想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一个小时前,从城堡传来消息,从巴黎来的阿朗公爵和艾吉隆公爵小姐、卢伏瓦男爵小姐将于傍晚六时抵达城堡,他们是专程前来拜访弗莱西尔伯爵夫妇的。和这个消息同时抵达的是加隆的豪华马车和专为米罗准备的华丽裙装。 

“真是很抱歉,又要让你穿女装。”加隆一边帮米罗穿衣一边歉意地说道。 

“那没什么的,反正我来这里的任务就是扳演女士。”米罗调整着胸前的蕾丝花边,“告诉我,他们中的哪一位是你哥哥派来的?是那个叫沙加的人吗?” 

“啊?你都猜到了?” 

“这有什么好猜的,你哥哥是那么精明的人,怎么可能不怀疑我的身份?他自然是要派人来查我的底细,以时间路程来算,也该是这几天了。” 

“你说得一点不错,”加隆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撒加是很精细的人,一点蛛丝马迹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不过你不要担心,我会帮你的。” 

话虽这么说,但加隆自己心中也没有把握,撒加派来了沙加·德·阿朗,十二个大贵族中最让人捉摸不透的人,他的洞察力之强令加隆深感忧虑。 

米罗真实的性别一定逃不过他的法眼,而这正是我要向撒加隐瞒的。以撒加的冷酷,他绝对不会容许我有一个男性爱人。当年他利用米洛斯和拉达曼迪斯的禁忌之恋,无情地将米洛斯从王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的位置上拉了下来,彻底地毁掉了米洛斯的政治前途。现在,如果发现他的弟弟也走上了同样的毁灭之路,撒加的反应,我想都想得到,一定是以最快的速度、最无情的手段让米罗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就象他从未在这个世上存在一样。这样做并非为了我,他唯一的弟弟的名声,而只是为了保住他自己的权位,能实现他的野心又或者是他的理想的权位。 

并不是我故意要把撒加想得那么坏,而是我对他的了解恐怕连他自己都想不到,加隆在心底苦涩地一笑。

别人做坏事大多是为了自己,为了得到更多的财富和更高的地位。而撒加则不然,他做的每一件事都不是为了自己,无论是最仁慈的还是最邪恶的,都只为了一个目的,法兰西的繁荣与强盛!当年把米洛斯拉下王位的事就是一个典型的事例。 

十年前,前国王去世,因未留下子嗣,引发一场残酷的王位争夺战。 

当时,米洛斯和现在的国王都是最有力的争夺者。若能才智当然是米洛斯胜出,加上他的母亲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妹妹,他那个地位显赫的皇帝舅舅早就迫不及待地宣称要全力支持外甥登上法兰西王位,他还暗地里拉拢对王位有很大决定权的罗马教廷,并赢得教皇对米洛斯的继承权的默认,所以当时宫廷上下绝大多数人都认为米洛斯会是最后的胜者。 

然而,米洛斯的优势却成了阻碍他登上王位的最大的障碍。当时的宰相,也就是撒加和加隆的叔叔,红衣主教弗洛里,认为母家势力太强而且又是外来势力的王者只会给法兰西带来无休止的祸乱,因此他决定无论如何也要阻止米洛斯登上王位。这件棘手的事他交给了撒加,要求他一定要不择手段地完成。因为机密,连加隆都不知其详情,只知道在最后,稳操胜券的米洛斯突然自动宣布退出王位的争夺,令众人惊得目瞪口呆。 

三天后,米洛斯黯然离开巴黎,隐居于加隆的别墅飘梦园。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知道秘密的只有设计者和当事者,而他们是什么也不会说的。直到一年后,在一次醉酒后,米洛斯才说出了事情的真相。原来撒加发现了拉达曼迪斯暗恋米洛斯的事,通过观察,他又发现米洛斯也并非无意,于是他用花言巧语怂恿拉达曼迪斯向米洛斯表白。当拉达曼迪斯按照撒加的传授在玫瑰厅向米洛斯表白时,撒加让亲信引领着梵蒂冈教皇的特使躲在帘幕后偷听到了这一切,也看到了两人热烈的拥吻。同性恋在教会看来是最不可饶恕的邪恶罪行,惊呆了的教皇特使控制不住心中的愤怒,掀开帘幕怒斥米洛斯,并宣告教会永远都不会承认米洛斯为法兰西国王。教会的背弃令米洛斯的王位之路彻底终结。 

这件事做得如此阴毒,连加隆都觉得过份了。当他斥问撒加,“你可知道做这样的事是会给自己带来厄运的!你自己也会得到一个阴险小人的坏名声!”,撒加冷冷地一笑,“我自己的名声算得了什么?厄运缠身又有什么了不起?对我来说法兰西的利益高于一切!为了它即使让我把灵魂卖给撒旦我也毫不在乎!” 

加隆相信撒加所说的,相信他的决心,相信他的信念,甚至对此还很佩服。但因为这就要无情地牺牲别人、牺牲自己、牺牲一切的作法,加隆无法认同,也无法接受。

你可以任意地牺牲你自己的幸福,因为那是为了实现你勃勃野心你甘心奉上的祭品。然而我的幸福,我的未来,绝对应掌握在我自己的手中!我不想再做你棋盘上的棋子,我要拼尽全力保护我的爱人!如果你毁了他,我也会毁了你!

“给我说说那个沙加·德·阿朗公爵吧,我想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米罗的问话打断了加隆的思绪,他收住心神凝视着微笑的米罗,认真地想了想,“沙加·德·阿朗,是个谜一样的人。” 

他伸臂将米罗搂在怀里,一边想一边继续说道:“沙加·德·阿朗是除了米洛斯外最接近王座的人,不过在十年前的那场王位争夺战中,他早早就主动退出了,即使在米洛斯退出后,他仍拒绝参与竞争,甚至写下文书宣告放弃王位继承权。这件事让很多人觉得意外,我哥哥撒加也深感失望,因为他一直认为沙加具有一个王者所应有的气度和才华,他的退出是法兰西的损失。沙加退出王位争夺战后不久就以他非凡的才能成为撒加手下的得力干将,如果他想要,法兰西的第二号人物的位置就是他的了,可是他又一次将自己隐蔽起来,虽然暗地里他拥有巨大的权势,但在明面上他只是一个没有担任任何要职的富有的大贵族。” 

“这个人想要的应该不是权势,”米罗皱起了眉尖思索着,“从你哥哥那里得到的远远抵不过他宣布放弃的。” 

“是啊,这正是让人困惑的地方。”加隆歪着头想了一下,“说他无欲无求也不对,如果是那样的话他根本就不该参与撒加的种种阴谋诡计。” 

“咦?说到你哥哥你总是离不开阴谋二字,这是为什么?” 

“哎,怎么说呢,撒加这辈子算是跟阴谋绑在一起了,要不然他就成了圣人了。”加隆苦笑连连,“不说我哥了,还是说说沙加吧,他这人洞察力很强,目光敏锐,往往能在很短的时间里看透事物的本质……” 

也就是说他有超强的第六感,米罗暗想道,这倒跟我是棋逢对手啊。 

注意到加隆略带忧虑的目光,他笑了笑,“我明白,我在他面前必须加倍小心,你放心,我会想法骗过他的。” 

“我相信你的能力,我也会帮助你的!”加隆在米罗的额头印下温柔的一吻。 

“嗯!我们俩合作谁还会是对手呢?”米罗含笑把头枕在加隆的胸膛,“即使是你那个厉害的哥哥亲自到了,我们也能把他连蒙带骗糊弄过去。” 

“没错没错!”加隆大笑起来,“撒加一定不是我们俩的对手!想想他被骗的样子就让我爽透了!” 

等加隆的笑声平息后,米罗悠悠地开口说道:“再说说那两位小姐吧,她们是何许人也?” 

加隆的心猛然一跳,他低头看着仰起脸看着他的米罗,暗暗松了一口气。 

还好他的耳朵没有贴在我的胸膛上,要不然他肯定又要起疑了。 

略定了下心神,加隆开口道:“那两位小姐都是巴黎的名媛,艾吉隆公爵小姐一向被喻为法兰西的珍珠,是位绝顶的大美人。卢伏瓦男爵小姐是她的表姐兼闺中密友,两人一向形影不离。” 

“法兰西的珍珠,珍珠一样的美人,这样的美人一定有很多人追吧?” 

“是,艾吉隆公爵小姐的追求者众多。” 

“那么,”米罗用手指缠绕着加隆垂在胸前的发丝,似笑非笑地问道“你也是其中一个吗?” 

“我,”加隆的额头冒起了冷汗,“我的确曾追求过她,不过那是遇上你之前的事了,现在早就不想她了。” 

“是吗?”米罗半眯起了眼,那样子非常象一只狐狸,“两位小姐选在这个时候来城堡,而且还是和你哥哥的特使同行,真是有意思。” 

“你在怀疑什么?” 

“我不知道我该相信什么。” 

“你这是怎么了?”加隆焦急地抬起米罗的下巴,“两个钟头前你还温顺地躺在我的怀抱里接受我的亲吻,现在怎么因为这样一点小事就彻底推翻了对我的信任呢?难道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 

“加隆,对我再说一次,你永远都不会再欺骗我。”米罗定定地注视着加隆的眼睛。 

“我永远都不会再欺骗你,永远不会!”凝望着唇边浮动着一丝浅笑的米罗,加隆忧心地问道,“米罗,你是不是因为我曾追求过艾吉隆小姐……” 

“那件事,“米罗伸出一根手指压在加隆的唇上,“我相信你说的,那已是过去的事了。好了,我也累了,让我在你怀里躺一会儿,养好精神我才能信心百倍地迎战那位谜一样的沙加·德·阿朗公爵。” 

说完他果真如一只慵懒的小猫一样蜷缩在了加隆的怀里。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加隆为了不防碍他休息,也只有搂住他一起闭目养神。 

他到底在怀疑什么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评论

热度(44)

  1. 玄穆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Anmumu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3. 夜_飘逸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4. 曾有你的天气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