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你的天气

替嫁新娘(34)

网上闲人:

第二天又是一个艳阳天,应客人们的要求,加隆安排大家去他的猎场骑马助兴。 

米罗站在马厩边,手中挽着加隆亲自给他挑选的黑色俊马“凯撒”的缰绳,有些好笑地看着被卢伏瓦男爵小姐缠住的加隆无可奈何地为她挑选马匹。艾吉隆公爵小姐已坐上了她上次前来城堡时坐过的“公爵夫人”,正慢慢地沿着围栏踱步。这时,牵着一匹高大的枣红色俊马的沙加施施然走了过来。 

“朱丽叶特夫人的骑术一定很棒,这匹‘凯撒’性子很烈,如果不是骑术高明的骑手,它是很难驾驭的。” 

米罗微微一笑,“骑术高明谈不上,我只是天生喜爱骑马罢了。” 

沙加望了望不远处那个马背上的丽影,“艾吉隆公爵小姐的骑术也很不错,在巴黎社交界的名媛里也算得上是个中楚翘。卢伏瓦男爵小姐生性争强好胜,看来……” 

他笑了笑却没说下去,不过米罗已知道他要说什么。 

是啊,看来今天的助兴会演变成一场激烈的竞争。艾吉隆公爵小姐的胜利我是不会去争夺的,不过那个老是恶语伤人的卢伏瓦男爵小姐,我倒是想要好好地气气她! 

他这样想的同时,苍穹一样的蓝眸闪过一抹异色。 

沙加微眯了一下眼,心中猛地一跳。 

那眼神又出现了!那种神秘中略带着讥诮的高傲眼神,我的确见过,究竟在哪里呢? 

他正在暗自思索,这时米罗的目光转到了他的胸前,好奇地看了一下他带的钻石胸针,又把头转开了。 

沙加心中一动,他慢悠悠地说道:“朱丽叶特夫人好象对我的胸针很感兴趣。” 

“啊,那个,”米罗微红了一下脸,“我只是觉得昨天你戴的那个十字型的还真别致!” 

“那个十字型的?那个是很特别……”沙加突然住了口。 

天啦!那个人!没错,那个眼神、那个微笑,我第一次见到时,就是在十六年前我家的花园,那个绝美的人看着我父亲时的表情就是这样!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米罗,仿佛要把他每一部份都拿来细细研究。 

相貌不怎么一样,但当他露出那个微妙的表情时,却是如此的神似!更重要的是他很关注那个胸针! 

注意到沙加的异样,米罗不安起来,我说错什么了吗?他反复地回忆自己刚才说过的每一个字。 

沙加极力压住内心的震撼,用一种仿佛吟唱远古的诗篇一样庄重的语调沉声念道:“神指引我们抵达上帝的居所……” 

米罗脱口而出,“耶和华的圣民们啊,你们要歌颂他!” 

天啦,我在说什么?米罗一脸茫然,他拼命地在记忆的深处翻腾自己说出的那句话的来源。而此时的沙加面色苍白得毫无血色。 

果然是他!那人又复活了! 

“我们该出发了!” 

加隆的声音让沉浸在各自思绪中的两人回过神来,他们迅速恢复了常态。沙加微微向米罗鞠了一躬,随即跃上马背,催马向艾吉隆公爵小姐那边走去。 

加隆走过来,一边假装扶米罗上马,一边疑惑地问道:“你在跟沙加谈什么?怎么刚才他一脸象见了鬼似的表情?” 

“我们只是谈了下他戴的胸针,”米罗有些心慌意乱,“可不知道怎的,我有种好象被人逮住尾巴的感觉……” 

“你把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加隆调笑似的问道。 

“加隆,我是说正经的!”米罗露出了恼怒的神情,不过他还是感谢加隆以这种轻松的口吻舒解了他内心的紧张。 

“别担心,”加隆温柔地亲了一下米罗的脸颊,“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米罗的脸微红了一下,为了掩饰自己羞涩的表情,他转过身,抓住马鞍跃上马背。 

看着米罗的背影,加隆的眼中浮上一抹阴郁之色。

骑马助兴果然演变成了一场小小的竞争。 

加隆和沙加为了不打扰女士们的兴致,一直有意地落在后面,骑术精湛的艾吉隆公爵小姐自是一马当先跑在前面,米罗控制着马的速度落后于她两个马身,但又总是超过卢伏瓦男爵小姐半个马身,这种状态最易激起卢伏瓦男爵小姐心中的的熊熊怒火,她拼命地用马鞭抽打马身,企图超过让她痛恨的米罗。 

“真是有点孩子气呢!”加隆望着前面让他感到好笑的竞赛,微微地叹道。 

骑在他身旁的沙加淡然地说了一句,“朱丽叶特夫人的骑术只怕你我才是对手。” 

“你这样认为?呵呵,我也觉得朱丽叶特非常出色,这真是身为丈夫的我的骄傲啊!”加隆假装露出一副得意的表情,他正想绕着弯地问一下刚才米罗和沙加的谈话内容,这时,前面竞争的两人出现了状况。 

卢伏瓦男爵小姐因过度地抽打坐骑,终于把本来很温顺的马给激怒了,它突然猛地用力甩动身子,把没有防备的卢伏瓦男爵小姐扔出了马鞍。眼看卢伏瓦男爵小姐就要悲惨地摔向地面,旁边的米罗身手敏捷地抓住了她的腰带,一收臂,把昏过去的男爵小姐放到了他的马背上。 

一切的发生只在一瞬间,后面的两人看得眼发直,当回过神来时,加隆抽动马鞭催马冲了上去,他担心米罗会不会有损伤,这时他的身后传来了沙加的叹息,“神秘的黑衣人就是他吧?加隆,你娶了一位王……” 

加隆的背脊一凉。

因为这场意外,一行人早早地回到了城堡。 

卢伏瓦男爵小姐还没从惊惧中恢复过来,一回来就躺到了床上,艾吉隆公爵小姐一直陪伴在她的身边。 

与此同时,米罗正六神无主地呆在主卧室里,他并不后悔救了卢伏瓦男爵小姐,但因此暴露身份,把自己和加隆都陷入绝境却让他深感不安。回来后,加隆就直接把他送回了房间,对外宣称夫人也受惊了,需要休息,让仆人们都不要去打扰。 

“你在这里好好休息,不要担心,剩下的事让我来处理。” 

留下这句话的加隆温柔地抱了抱米罗,转身出了房间。 

米罗知道他是去跟沙加谈判去了,他为自己帮不上任何忙而感到内疚。他惶惶不安地来回踱步,竭尽全力地调整自己的思路,期望能从绝境中找到一条生路。他眼中的余光无意间瞥见壁炉里有一个白色的东西,他停住脚步上前一看,却原来是他昨晚扔进去的纸团。因为普罗旺斯的天气已非常温暖,所以这里的壁炉都没有生火,加上收拾房间的女仆没料到主人会提前回来,还没来得及打扫,所以那个纸团还静静地呆在壁炉里。 

米罗弯下腰,伸手拾起了纸团,正想要直起身,他的目光被壁炉内壁上的一个形如太阳的锯齿型石块吸引住了。 

这个石块很象某种机关啊,米罗思忖着,他伸手抓住石块转动了起来。转了三圈,面前的石壁慢慢的滑开,露出一个可容一人进入的洞口,里面潮湿的气味散了出来。 

加隆居然不告诉我这里有个秘道,不知里面通向何处? 

先前的焦虑已被强烈的好奇心所替代,米罗一猫腰钻了进去。

在黑暗中摸索着走了一段路之后,米罗的眼睛渐渐地适应了,他有极强的夜视力,只要些微的光线他就能如白昼一般看得清清楚楚。他很快便发现秘道有很多分支,主要是通向城堡里重要的主人房间和贵宾所住的客房。 

这样看来加隆的好奇心比女佣还重呢!米罗暗笑道。不过他马上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因为从这些石壁的腐蚀程度来看,这个秘道怎么也得有上百年的历史了,而加隆成为这里的领主也不过十来年。 

应该说是加隆的祖爷爷好奇心过重!米罗一边嘀咕着,一边迅速找寻通往沙加房间的秘道,他急切地想要知道加隆和沙加在谈些什么。

“我既然说出了那样的话,那我自然是有十足的把握,”沙加交抱着双臂坐在沙发上,与先前淡定的目光全然不同的锐利眼神,宛若一道疾射而来的剑光直逼坐在对面的加隆,“你不就是因为这来找我的吗?” 

加隆幽深的眼眸静静的回视着沙加,微弯的唇弧泛着让人捉摸不定的浅笑,“你说得不错,我是为这事来的,我想知道你对我亲亲的小妻子有些什么样的揣测,做为丈夫的我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 

沙加扬了一下眉,轻笑了一声,“你还是那样,加隆,如果想要从你那里得到点什么,就得先给你送份大礼是吧?好吧,你想问就问吧。” 

“那好,我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你来这里之前已经知道新娘是男的,你是怎么知道的?是卡妙告诉你的吗?” 

“不是,不过跟他有一些关系。来这里之前,我找过艾奥里斯,让他详详细细地把他跟卡妙之间的对话告诉给了我,从中我不难猜出卡妙隐瞒了什么。” 

“果然厉害!他还真说中了!” 

前一句话赞的是沙加,后一句话则赞的是米罗。 

加隆斜撇了一下嘴,“撒加知道吗?” 

“你认为呢?” 

加隆冷哼了一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已经知道我在城堡周围派出了秘探,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统领的鹰之翼虽然是只听从于你的,不过它也算是法国情报部门的一部份,刚好跟我管理的部门有一些重叠。” 

沙加的话说得很委婉,但加隆已明白自己的手下人里也有沙加的人。 

“看来我得好生梳理梳理我那些狗崽子了!”加隆阴森森的口气让人联想起吐信的眼镜蛇。 

“应该说我是因为知道你正在四出找寻可疑的外国人和布列塔尼亚人,才决定去找艾奥里斯好好谈谈的,因为我觉得你对神秘的新娘的背景已有了明晰的判断,所以如果不去找出冰山一角,你是不会告诉我它的全貌的。这些大概你也猜到了,要不然你是不会猜出我已知道了你的秘探正在四下里活动。” 

“没错,”加隆微眯起双眼,露出了一个充满诱惑力的微笑,“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让人爽心啊!” 

“下一个问题,你说我娶了一位王,这是什么意思?” 

沙加静静地看着加隆,良久,他轻叹了一声,“真要我说出那人的名字吗?加隆?” 

加隆微点了一下头。 

“蔷薇公爵。”


评论

热度(48)

  1. 鸣人不做暗示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曾有你的天气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3. 曾有你的天气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
  4. 青冥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