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你的天气

替嫁新娘(16)

网上闲人:

四周是烈焰在舞动,鲜红的火舌舔着白色的床帐,刺鼻的浓烟不仅模糊了他的视线,更呛得他连气都喘不过来。他拼命睁大刺痛的双眼,惊慌失措地寻找逃出这赤红的地狱的通道。 

“宝贝儿,别怕,我在这里!” 

熟悉的让他感到安心的女性柔美的嗓音穿透浓烟传入他的耳膜,他惊喜看到慈爱的莫瑞夫人正微笑着穿过火海向他走来。 

“莫瑞夫人!” 

他跳起来向莫瑞夫人的怀抱奔去。还差一步就可以触摸到她伸过来的手指了,可就在这时,跃动的火舌象毒蛇一样缠上了莫瑞夫人的身体,就在他惊愣的瞬间,熊熊的火焰吞噬了他最爱的人…… 

“不!!!!!!” 

尖锐的痛苦撕裂了他的心灵,他绝望得只想和那个温柔的灵魂一起离去。但有人却不理会他的意愿,毫不客气地一把把他从恶梦中拖了出来。 

“醒醒!醒醒!”温热的手掌拍击着他的脸颊。 

一身冷汗的米罗茫然地睁开了双眼,有一分钟他就这么定定地望着头顶的床帐,漂浮的神智似乎还在半空中游荡。 

坐在床边的加隆一边很有耐心地等待着,一边暗自猜测他刚才做了一个怎样的恶梦。一分钟后,那双蓝水晶一样的眼眸终于聚焦到了他的身上。 

“你……你怎么在这里?” 

米罗的瞳孔猛地收缩,惊愕得全身一僵。 

“我怎么不该在这里呢?” 

满意地抓住米罗难得一见的惊惶,加隆的俊脸俯了下来,在距离米罗五公分的地方停住,象欣赏一件精致的艺术品一样,细细的用目光描摹米罗的脸部线条,一双碧蓝如海水的眼眸流转着兴味的光芒。 

米罗瞪视着逼近眼前的俊颜,一边飞速地调整慌乱的神智,一边试图抬起手臂推开加隆。但令他更为慌乱的是,手臂被加隆死死地压住了,一点也动不了。 

“你要干什么?” 

他的声音竟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 

加隆更加逼近,整个胸膛都贴了上来,密得连一丝缝隙都没有,紧得能感到彼此的心跳。米罗的脸顿时火烧一般的艳红,脑袋空空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加隆轻轻地向他的脸庞吹气,微眯的眼角、斜弯的唇线逸动着邪魅的笑容。 

“还能做什么,当然是给我亲爱的妻子一个早安吻啰!” 

“不!” 

米罗浑身一阵恶寒,眼睁睁地看着加隆的唇直奔自己的唇而来,来自意识最深层的恐惧竟令他不由自主地闭紧了双眼。 

又要被一个男人玷污了吗?他绝望地想着,整个身子都颤抖起来。 

意外的,那让他感到恶心的吻并没有落下来,却听见加隆近在耳旁“吃吃”的低笑。 

“亲爱的,你还是这么腼腆,我们连最亲密的事都做了,接个吻又算得了什么?” 

米罗睁开眼,气愤地盯着一旁笑个不停的加隆,“你胡说!谁跟你那个来着?” 

“没有吗?那么昨天是谁在我的耳边发出那么诱人而甜蜜的声音?” 

昨天?米罗猛然清醒,因加隆的戏弄而混乱的神智迅速恢复过来,先前发生的一切急速地涌入他的脑中。脑海中最后留下的记忆是他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失去意识前他恍惚看到一个高个子的男人把自己抱了起来,鼻尖嗅到的混杂着烟草和白兰地的奇异香气和眼前这个男人身上散发的气味是一样的。 

“是你救了我。” 

这句话更象是陈述,而非询问,同时,慌乱从他的身上全然退去,他的眼眸重新恢复到深沉难测。注意到这一变化的加隆不禁暗暗赞叹他超人的自制力。 

身份已经暴露的认知并未让米罗有多少惊恐,他自知这是迟早的事,既然发生了就只有听天由命。倒是加隆,他到底想干什么呢?他可不象是一个会做善事的人。 

“能告诉我你是怎么醒来的吗?” 

米罗语气平静得象是在跟加隆谈论天气,但他自知他只是在以平静的外表来掩映他内心的不安。加隆的突然苏醒令他陷入绝境,他只想知道究竟发生了怎样出乎他意料的事情,同时争取多一点时间思考,以便重新设计新的逃生策略。 

加隆却不回答他的问题,重新逼近他的脸,着迷地凝视着他红润的嘴唇,磁性的嗓音象低吟一首情诗一样叹息道:“你身上的每一英寸都甜美得让我兴奋……“ 

他暧昧的暗示令米罗浑身一震,不会吧,他一定是在戏弄我…… 

极力压抑内心的惶恐,米罗冷冷一笑,说道:“我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恶趣!” 

他脸上带着冰冷质感的笑容令他的俊脸奇异地增添了一抹冷艳之色。 

然而加隆却全然不跟着他的步调走,恶意地不打算让他松口气,“我最喜欢品尝的还是你的唇。” 

说话间,他的唇瓣已被加隆吮入了自己的唇中,米罗大睁了一下双眼,全力抗拒着内心的恐惧,毫不迟疑地张口狠狠地咬了下去。 

加隆的唇游戏般的从他的齿间飞快地滑了出去,一边露出坏坏的笑容,一边刻意地拖长了语调。 

“你的唇有薄荷的清香。” 

他低沉而浑厚的嗓音振动了米罗额前的发丝,竟令他有片刻的失神。在他恍神之际,他的舌尖又飞快地轻舔了一下他的唇瓣。 

“你,你还真是变态!” 

米罗气得浑身都哆嗦起来,他没想到加隆会以这样卑劣的方式羞辱他,但他还是不相信加隆真的对他做了什么可怕的事。 

“这就是你的报复吗?” 

在这样问的同时他感到痛苦不堪,因为他发觉自己对加隆的吻并没有他预想的那样反感。 

加隆悠然自得地享受着他的狂怒,内心却为自己刚才的举动感到震惊。他本来也只打算吓唬一下米罗,却不料竟控制不住地吻了下去。 

“你又想打我一耳光吗?我的夫人?”他晒笑着,有意半抬起身来,并松开了压住米罗手臂的手。 

米罗微怔了一下,抬起了被压得有些发麻的手臂,他立刻明白过来,他的手软软地使不上劲,即使一掌打在加隆的脸上,那也只会象是在爱抚他的脸庞。随即他惊恐地发现他的全身都是这样的绵软无力。 

是重伤后的反应吗?他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他注意到加隆笑得很贼的表情。 

“你到底对我干了些什么?!” 

他纤巧的鼻翼翕动着,被怒火烧红的蓝色眼眸魔幻般的转为了更为神秘的深紫。 

加隆惊讶地凝视着那双美丽得不可思议的眼眸,发出了悠长的叹息,“这样美丽的眼睛只能让我一人欣赏……” 

他收敛心神,邪邪地一笑,“夫人,本来想让你多休息一下,但是客人们就要回巴黎了,你这个女主人怎么也得出来送送行不是?虽然你很虚弱,不过陪他们坐坐还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他们要走了?”米罗一愣,暂时抛开自己的事情,“你怎么没……” 

他收住了口,毕竟不回巴黎对自己只有好处,但现在的情景让他已不知道留在这里是否比去巴黎更好。 

两个选择都是死,听天由命吧! 

“夫人是想回巴黎吗?”加隆抬起身子离开米罗的身体,站了起来,“等我肃清了我领地里的盗匪我们就回去。” 

想起迪斯听到他这么说后差点坐到地上的表情,他的脸上流露出好笑的神情。 

谁让你一个劲地数落我、挖苦我呢?迪斯,就让你为此一直懊悔到巴黎吧! 

他打开衣柜,从米罗带来的衣裙中挑了一件银白色的织锦缎长裙。 

“这件衣服一定能让我美丽的妻子艳光四射!”他表情愉悦地看着一脸阴沉的米罗,“怎么,不喜欢吗?” 

“你知道我是男的,就请你不要再妻子长妻子短地叫我了!” 

“我的妻子是你,连上帝都承认的婚姻,你想拒绝吗?” 

加隆笑得很甜蜜,米罗却觉得很恶心,真想一拳打烂他这张虚伪透顶的脸! 

“你说是那就是吧。” 

米罗扬起嘴角,露出了一个比加隆还甜蜜的微笑。 

我不会认输的!等着瞧吧,我会想法整倒你的! 

“既然如此,那么我亲亲的小妻子,就让我给你换装吧!” 

看见米罗皱了一下眉头,他很好心、很体贴地说道:“如果你觉得不方便,那我叫仆人进来帮你。” 

米罗气得差点要破口大骂,但他忍住了,他知道他现在这样自己是无法完成那套复杂的穿衣程序的。 

他勉强扯动嘴角笑了一下,“如果可以的话,请让我的侍女艾伦进来帮我。” 

“真不巧,”加隆抱歉地笑了笑,“艾伦得了急性痢疾,医生说需要隔离,所以她现在不在城堡。” 

“你……”米罗极力压住不断上扬的怒火,尽量放缓语调,“请不要因我之故伤害她。” 

“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怎么会伤害我最亲爱的妻子带来的侍女呢?”加隆眼神中满是无辜。 

米罗闭起眼沉默了一会儿,全身的放松让他平静下来。 

他叹了口气,“我真是小看你了,你骗起人来就是你把他卖了,他都要对你感激不已。说不定还要把他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送给你。” 

加隆眨了眨眼,笑得象纯情宝宝,“你会把什么送给我呢?” 

米罗睁开眼,淡淡地说道:“你以后会知道的。” 

“现在就请你,”米罗的声音开始转换,更为女性化的柔美的嗓音从他的唇间流泻出来,“爵爷,为我更衣吧。不过请你象一个君子一样规规矩矩,不要象个不知耻的禽兽毛手毛脚!” 

他充满尊严的庄重的神情令加隆感叹,身处逆境还能这样不卑不亢实在让人佩服! 

“愿意为你效劳,我亲爱的伯爵夫人!” 


评论

热度(43)

  1. 曾有你的天气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