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你的天气

【贾尼】【华福】当我们相逢于贝克街221B 04

蓦橙-屁股使人快乐:

Jarvis X Tony      Watson X Holmes


 


从不知道大学原来可以比高中还忙....四脚朝天的两个月....还有人记得这个坑吗(躺倒)不会弃坑,之后会接着更,只是依旧会龟速吧噗,感谢支持啦!


01     02    03


 


 


——“你愿意帮我吗?”


——“永远为您效劳,my boss.”


 


 


-------------Watson的手稿--------------


就在Holmes展开调查的第二天,我们收到了第二封警告函。


 


与第一封不同的是,这一回信纸上出现的不再是优雅的手写体,与之替换的、是经由打字机规规整整吐出来的铅字。唯一没变的只有那股熟悉的香水味。


 


Holmes破天荒地没有对此评头论足,换作以往他早该大声赞叹阴谋隐藏下的馥郁芬芳。而眼下,他只是一直拿着信件在埋头研究,甚至为此放弃了第一个品尝Mrs. Hudson手调咖啡的机会。(我知道今天我的话有点多,但Holmes实在太反常了,相比之下我的事情就不值一提得多了,我想各位读者是能够理解这一点的。)


 


依照我对Holmes多年的了解,这种时候他是最不希望被打扰的,但好奇心泛滥的Tony显然不会知道这一点,他已经急不可耐地凑了过去,殷切地向Holmes发问:“信里都写了什么?又是新的预告吗?别藏着掖着buddy,快,给我也看看。”


 


虽然这样说很不绅士,但接下来确实极有可能发生令人心碎的一幕:Holmes很可能会不耐烦地大声斥责Tony打断了他的思绪,他会粗鲁地侧过身子以躲开Tony的问询范围,高傲冷漠地走回他自己的卧室并且“嘭”地一声摔上门,徒留可怜的小个子一个人呆愣在起居室里。——这是我这么多年碰的墙灰,别再问我为什么这么了解。


 


我已经站起身准备为Tony解围了——毕竟我还是一个善良的医生,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新人无辜受Holmes的白眼,可这时Holmes却说话了:


 


“她,或者他,声称因为我们的缘故自身安全受到了威胁,叫我们不要再继续调查,否则会招来更大的灾祸。”


 


我听见Holmes这么轻描淡写地解释道。


 


 


 


天杀的Holmes!!


 


 


-----------------


Jarvis观察着Watson变幻莫测的神色,不禁头疼地叹了一口气:医生又一次给踩到了痛处,完美地、精确地、一击命中。简直就像两个幼稚的小孩子在互相惹恼对方以博得对方关注。一直很和善的人工智能先生少有的毒舌了一回,并且十分自然地将他更幼稚的先生排除在了嫌弃范围之外。十分护短。Jarvis。


 


“两封信,一次狙击,时间间隔都非常短,”Holmes不紧不慢地将信折好,用大头钉钉在了墙上——所有寻找到的线索都被“陈尸”在了那里,彼此之间用红绳相连。“对方很着急,再等一会儿,他们很快就要露出马脚了。”


 


 


 


可这一回,一向神机妙算的侦探先生没能等到预言实现。


 


谋杀已经发生了。


 


 


------Watson的手稿------


 


布洛克大街23号的女主人于今早死在了自家卧室的床上,太阳穴附近有明显烧伤的痕迹,大量火药烟灰及颗粒残留在伤口表层,现场可以判定死者直接接触了射击射入口,被击中后便当场死亡。作案手法相当干脆利落,现场没有打斗痕迹,可以判断作案者应该是熟人。但如果仅仅是这样,Holmes的脸色不会在一瞬间那么难看。


 


——死者身上的香水和信纸上的是同一个香调,从书房里搜出来的便条纸上的字迹也和信纸上的如出一辙。


 


“字迹不会骗人,Watson。”Holmes轻而易举就看穿了我打算安慰他的念头。平静地摆摆手,他很快转过身背对我继续勘察现场,这使我没办法再继续观察他的表情从而揣测他内心的想法。Holmes会沮丧吗?会因为错误判断而感到愧疚吗?还是,他根本对此漠不关心呢?就像对待以往任何一件普通的案子一样。


 


这是这么久来第一次,我如此渴望知道Holmes内心所想,同时又是如此惴惴不安。


 


 


------------


 


Holmes的惊诧仅仅只持续了1秒。与生俱来的智能分析习惯使Jarvis比常人更快地捕捉并解读了侦探面部表情的异常。尽管脱离贝克街221B的范围一切高科技都丧失了作用,但面对如此熟悉的一张脸,Jarvis有自信他无须动用任何科技手段仅凭直觉也能感知Holmes的眼神变化。


 


1秒过后,Holmes很快就收拾好了那一瞬间的失态。绕过地面上散落的杂物,Holmes一言不发地就迈进了书房。沉默片刻,Tony也起身追了上去。


 


书房里,Holmes正在查看书架上的相框,“所以之前收到的警告信确实是这家女主人写的了。”清了清嗓子,Tony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如果不出意外、是的。”Holmes的声调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让人无法听出更深层次的东西。


 


Tony犹豫着,他有很多东西想问Holmes,面对这些事情,Tony自己的纠结、颓丧、懊恼,难道这些在Holmes身上都不会出现吗?他难道….


 


满肚子的话还没有出口,Holmes就又打断了Tony:“这里少了一个相框,”侦探用食指一寸寸捻拭过那块稍显空荡的隔板,“没有什么灰尘,被拿走还没有多久,但木板颜色有深浅,是太阳晒出来的痕迹,说明这里曾经很长时间都放着一个相框。是最近才不见的。”说着Holmes就翻箱倒柜地找了起来,“Stark..Tony,”这个称呼让Tony一愣,Holmes其实很少叫他名字,这几天他们的对话都是从一个眼神的对接开始的。“这不是需要你烦恼的事情,你真的该好好控制一下你的老习惯,我的大英雄,”Holmes戏谑地眨了眨眼睛,“我从未怀疑我的推理出了错,我看了那个女人的手指,没有任何拿枪人该有的老茧,但信纸上的火药味又是货真价实的,我想…这个女人肯定有一个关系亲密却见不得光的情人,他会用枪,是他利用这个女人对他的感情写了这些信,最后还杀了她。”


 


“为了杀人灭口?”不知何时Watson和Jarvis也一同出现在了书房门口,Tony后知后觉地察觉到医生的语气里带这些火药味,虽然他完全不明白、没有Jarvis提点以后也不会明白Watson的怒火从何而来。


 


“不止是这么简单,甚至可以说,凶手的意图根本不在此,我们之前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女人的存在,杀了她反而暴露了这一点,简直得不偿失,如果只是为了扰乱我们的视线,这个把戏未免又太容易识破了,只要检查死者的手指,谁都可以推断出幕后还有其人。” Holmes还在不停地翻翻找找,Tony忍不住提出了他的疑问:


 


“为什么一定是情人?”


 


“确实不是情人,那个男人根本不承认他们之间的关系,” Holmes若有所思地站了起来,“相框没有被带走,是这个女主人自己藏起来的,她不敢让那个人知道自己还留着他们的合照。” Holmes向他们展示了那一张照片,残破的边缘,不全的衣角,仿佛是从一张大合照中裁下来的,“连一张真正的合照都没有。” Holmes摇摇头,迅速将相框收进大衣内袋。


 


“Holmes,你又从现场私拿证物……”


 


“抱歉Watson,但这件事我们处理,显然会比警察更快。”


 


医生被Holmes突如其来的道歉震惊得失去了语言能力,一下子没了方向也没了脾气。


 


打一棍子给颗糖。Jarvis再一次给这个场景下了定义。


 


Tony则慢慢踱到Jarvis旁边,他感觉自己有话想和Jarvis说,可他自己也不知道想要说些什么。


 


Holmes已经又回到了客厅,捏着衣袋里的相框,他抿紧了嘴角,事情进行得太顺利了。有哪里不对劲。仿佛一个你以为精心策划的陷阱,踏进去却发现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猎人挖的坑。


 


指尖沿着相框边缘滑着,却突然撬开了一个口子,Holmes诧异地重新从口袋里掏出相框,赫然发现木板与木板之间还夹了另一张照片,仔仔细细打量完突然出现的第二张照片,大侦探深吸一口气,“Watson,打电话给我们可敬的Lestrade探长,看看诺丁街有没有哪家女主人也被射杀了。”


 


......


“....警察刚刚赶到现场,诺丁街5号的女主人十分钟前被人射杀,现场...据说和这里一样。”


 


-tbc


 


希望下周还能再吐一篇出来!


 

评论

热度(67)

  1. 曾有你的天气Summers.S 转载了此文字